武夷新区网
广告位

陈思义和他的地名情结:守望地名 留住乡愁

天猫购物网

寻寻觅觅,寻找城市的记忆。 老地名里,是大千世界,活色生香。 “地名是一个地域…


寻寻觅觅,寻找城市的记忆。

老地名里,是大千世界,活色生香。

“地名是一个地域文化的载体,一种特定文化的象征,一种牵动乡土情怀的称谓。”著名学者、作家冯骥才在《地名的意义》里如是说。

在陈思义看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魂牵梦萦的老家地名,它会悄无声息地来,牵动你的乡愁。”

近日,由他写作的《白乌兆瑞——瑞安地名文化探索》一书,作为瑞安市社科联普及读物,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历时十年写成此书,今年71岁的陈思义深感,“地名文化研究是个大课题。”

随处可觅的无价之宝

“唐天复二年(902)有白乌栖于集云山,诏改安固为瑞安。”出自清嘉庆《瑞安县志》的这段话,记录了“瑞安”两字的由来。从此,“天瑞地安”的吉祥寓意,便与这方水土紧紧相连,相伴逾千年。

早在2007年,联合国地名专家中国分部就授予瑞安“中国地名文化遗产--千年古县”称号。殊为难得的是,经历一千多年的沧海桑田、岁月变迁,瑞安至今还保存着大量的古地名和有着丰富文化内涵的老地名,这些遍布于山川、古村落、老街坊、古建筑、文物古迹等处的老地名,成为瑞安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名人辈出的地理标志和历史记录。

老地名里,自有大千世界、活色生香:官渎、新旺桥,透露出基层民众求官求财的价值取向;东南、城北、塘下,点出了它们的地理方位;瓦窑头、场桥、纺车园,是那里有过烧窑、制盐、纺织历史的形象记录;横塘头、宋家埭、陡门头,是水利建设的直接描述;竹溪、竹园多竹,牧牛塘、牛栏坑人善养牛;陈岙是陈姓始居之岙,张宅则村民应多姓张;忠义街与汉末被谥为“忠义”的安乡侯蔡敬则有关,水心街因南宋永嘉学派集大成者、“水心先生”叶适而得名……

“老地名是随处可觅的无价之宝”,陈思义说,所以,他在十多年前即将退休之际接触到地名文化后,逐渐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白乌兆瑞》以瑞安地名为例,从地名的语言特点、命名方式、文化内涵、地名与社会心态、地名用字、地名与城市发展、地名的利用与保护等多角度多方位地对地名文化作了深入思考和研究。对自己的这本书,陈思义不掩饰心中的喜爱和自得:“这本书理论框架比较完整,信息量也很大,把我所了解、所掌握的有关瑞安的历史文化内容都糅合进去了。让我特别满意的是‘地名与社会心态’这部分章节,感觉通过地名文化这个窗口把瑞安人的性格特点都反映出来了。”

结缘十年“磨成一剑”

“顾名思义”,这个成语似乎揭示了陈思义与地名的某种缘分。而他也确实曾以此为书名,出了一本陈思义地名文化散文,那是在2011年。这本散文集收入了他在《瑞安日报》“地名文化”专栏里发表过的几十篇地名文化散文,有写瑞安的《莘塍风韵》《神仙降临》《湖岭老街》等,也有写他老家永嘉的《岩坦岩头沙头》《碧水莲山》等。

瑞安是他的“第二故乡”,陈思义的老家在永嘉茗岙。他1966年从永嘉二中毕业,因众所周知的原因高考取消了,原本成绩优秀的他无奈回乡,成了农村回乡知识青年。在家乡当了多年农民后,他终于有机会加入了代课教师的队伍,然后转正,进入国有农场当上了副场长,兜兜转转,来到了瑞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后来转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瑞安日报》总编的岗位,还是与文字打交道。

“我在报社当总编的五年里,对副刊特别重视。”陈思义说,“我年少时很喜欢文学,后来我教书时教的是数学,却经常写点诗歌、散文,投稿到《浙南大众报》(今《温州日报》)。我有很浓的文学情结。”

2006年年底,瑞安市为了申报千年古县,成立了参评委员会,已经退二线的陈思义被任命为主编,组织撰写申报材料。次年,瑞安成功获评“千年古县”。在此前后,他参加了一系列与地名有关的活动。包括主编了《千年瑞安》一书;参加了《瑞安市城市地名总体规划(2006-2020)》审核,并任本地专家组组长,等等。“现在想想,‘专家组组长’这个头衔很‘专业’,或许,就是这个给了我写这本书的激情。”于是,有了他在《瑞安日报》上开设的“地名文化”专栏,也有了《顾名思义》这本书。2012年,在第二次地名普查后,他又着手编纂《瑞安市地名志》。为此,他搜集整理了大量资料,作了广泛而细致的田野调查。只要是觉得有意思的地方,他就会跑过去,“像陶山(包括现在的桐浦、潘岱等地)一百多个村,每个村我都去过。我跟那里的乡亲开玩笑:可能除了你们的书记、镇长,我是少有的到过陶山所有村子的人了。”

他编纂的《瑞安市地名志》因故至今尚未出版,倒是把这本探索地名文化的《白乌兆瑞》先“生”出来了。“十年磨一剑”,这也算是对自己十年付出的一个交代和总结吧!

尘封的地名也可重新复活

在一份报纸上,陈思义看到了这样一则报道——

一位台湾老兵让孩子回来寻根,孩子却怎么也找不到父亲所说的老家,原来父亲老家的地名已经消失。后来民政厅的同志翻阅档案才帮忙找到了老兵的老家。老兵写信来感谢,又说:“你们经济发展得很好,建设也很好,但是地名不要改。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标。”

陈思义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他把这件事写进了自己的书里,“守望地名,就是留住‘路标’,留住乡愁。习总书记说,我们‘要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我们要留住乡愁,就要保护好老地名,做好地名文化建设。”

那么,怎样才能保护好老地名呢?陈思义在书中用专门的章节讲述了自己的观点——

要加大宣传力度,使民众了解历史,懂得传承地名文化遗产的意义,增强全社会保护老地名的意识和责任感。

当行政区划变动时,新扩建道路、建筑物和住宅小区等,要尽可能沿用有历史内涵的原有地名。像上海市南外滩新区就保留了豆市街、花衣街、外咸瓜街等老地名,以此来记录上海的航运、贸易史。

要从严控制老地名的更名与注销。即使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消失的,也应该保存名册,等待机会重新启用。或者在原地立一块碑,记载地名的历史和故事。

“一些尘封的老地名也可以重新复活”,让陈思义颇感欣慰的是,“在瑞安,古县名安阳、安固、罗阳都已复活,有了安阳大道、安固大道、罗阳大道。‘安阳’还特别活跃,新区、街道、建筑物、学校、单位等都有以安阳命名。一些道路改建、扩建、延伸后,也都沿用了原有地名。”

去年,受瑞安市地名办的委托,陈思义还整理了一批老地名,如已认定的千年古县名:瑞安;自然地理实体地名:集云山、隆山、飞云江;行政区域地名:陶山、莘塍、仙降,等等。目前,瑞安市已将这批地名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地名上报。

作者: prolicn

中国行政区划网(www.com300.com)是一个专注于中国行政规划信息展示的平台,实时更新最全,最新,最准的国内行政规划动态,为中国数十亿互联网用户提供最便民的网上新生活。

为您推荐

24分钟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